逍 遙 夢

關於部落格
進擊的巨人南部團徵求團員哦~歡迎來一起巨巨!>///<
  • 449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掠】章二(H)

【掠】章二(H) 寂靜的夜,靜謐得恐怖 只聽屋內急促的喘息聲,不斷地低吟著 兩道重疊的身軀緊緊結合在一起 床上如緞般的秀髮披洩在床頭,一個俊美的男人正壓著人兒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身體,彷彿被惡狠狠地撕裂成了兩半,血腥味自咬破的唇齒間和交合處逸出,空氣中散佈著情慾的味道…… 「呃…」一種不舒服的滿脹感,彷彿連五臟六撫都擠壓到,素續緣不停呼吸,身體本能的學習適應,漸漸的,開始時令他不舒服的滿脹化作一股充實的感受,緊密的充盈在他身體裡。 看素續緣原本緊皺的眉舒展開,兵燹扣住人兒纖細的腰,腰下的分身開始一連串的抽動。 「咿…啊不…停…嗯阿…」不受控制的呻吟自唇間溢出,素續緣意識逐漸渙散。 「不要停是嗎。」兵燹故意曲解素續緣的語意,腰下的慾望一下一下的更用力撞擊素續緣內部的敏感。 「唔…啊…不嗯……」素續緣想反駁,但欲出口的話語被呻吟給取代。 兵燹猛烈的撞擊,渙散了意識,快感不斷蜂擁而來,素續緣已禁不住他的掠奪,神智飄離,由原始的本能來左右。 「啊嗯…深…」素續緣白嫩的藕腿圈上了兵燹的腰際,渴望更多的歡愉。 「嗯?你說什麼?」知道素續緣此舉的用意,兵燹故意停下來掉胃口。 修長的玉腿更是緊圈著兵燹的腰際,將密穴更貼近火熱,「啊…不要…停啊…」 「求我。」 「咿..」猶豫,素續緣說不出口。 原本放在柳腰上的手放開,兵燹意欲抽離火熱。 素續緣慌忙抓住兵燹的手,「啊…我…算我求你…」感到羞恥,素續緣羞紅了臉。 兵燹聽了挑起眉,「嗯?再大聲一點,聽沒。」故意?沒錯,他很故意。 「…求你給我…我…我要你…」說完這段話,素續緣現在只想挖個洞躲起來。 「乖。」微笑,手抓起玉腿抬至肩上,兵燹微抽出,又猛地衝入。 突覺空虛,才要抗議,快感卻猛地擁來,弓身一彎,呻吟溢出,「啊……!」 「啊啊…再…再快點…我要…嗯啊~……」素續緣呻吟不斷。 「好,就依你。」加速動作,兵燹更賣力的撞擊花穴。 「唔…好棒……」素續緣緊抓床被,放浪的不斷淫叫。 「………」 「啊…兵…兵燹…」 「…嗯…」 「阿…兵燹…我…我快…不行了……」 「………」他也差不多了。 終於撐不住,兩人同時一起高潮,素續緣射出了種子,而兵燹的愛液發洩在素續緣的體內。 發洩過後,兵燹怕自己的重量會壓到素續緣,體貼地翻過素續緣的身子讓其躺在自己身上,兩人直喘氣想讓呼吸調適過來,而就在此時,敲門聲響起… 敲門聲驚嚇到了素續緣,而兵燹似已早就知道般只看著門口。 他早聽有腳步聲接近,而這腳步聲…應是──……… 「續緣,你無事否?剛剛的叫聲是怎麼回事?!」素還真在門外擔心的叫喚著。 門外的一聲呼喚,使素續緣臉色發青,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回應。 兵燹低聲問素續緣,「你不回嗎?等下素還真進來我可不管哦,我是不介意讓他看見我們這一幕拉。」 「………」素續緣無語,表面上不動聲色,心中卻已緊張萬分。 聽後者無回應,素還真擔心地再次敲門,「續緣?」 「再不回的話,你恐怕就沒機會囉~」兵燹痞笑,附在素續緣耳邊吹氣。 一陣哆嗦,素續緣緊皺眉沉吟,終於道:「父…父親,我無事,你別擔心…」 語畢,卻並無意料中多餘的問話,這只讓素續緣緊張。 只聽門外毫無聲響,素還真並不作聲,等的素續緣心狂亂地跳。 過了片刻── 「嗯,那你好好睡吧。」素還真溫柔的聲音傳入。 懸在心上不安的心終於放開,素續緣在心中吁了一口氣。 才放心,門卻突然乍開,使得素續緣白了臉。 素還真進門後就看見兵燹正環著素續緣的身子,身體曖昧地貼合在一起,而那私密處留著白色液體,沿著細緻的白晢大腿緩緩流下。 素還真頓時了悟剛才的喘息聲因何而來。 「續緣…?」素還真腳步不穩地往後倒,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! 顫抖的聲,難以置信的眼神,素續緣心痛,他愧於父親,雖然自己是被強迫的,但最後自己還是被懾服了,沉盡於無盡的快感中,所以他可以說是願意的。 素還真不想相信,但眼前是事實,他不可能忽略掉,「炎熇兵燹,你竟然對吾兒!!」 只是兵燹卻不在乎的咯咯笑,「呵,要不然還能怎麼辦,做都做了,無法改變的事實啊。」 怒由心生,素還真掌風往兵燹披掌而下。 兵燹輕易地避開,抱著素續緣自牆邊輕輕放下,「喲喲喲,素來冷靜自適的素還真今日是怎麼啦?竟然差點連你兒子連打到了呢。」兵燹調侃著。 「少囉唆!」但素還真已被憤怒矇蔽了理智,根本不想聽他說話,紅了眼,掌風又侵襲向兵燹。 「唉唉…」連嘆兩聲,又躲過了攻擊,然後似是想到了甚麼,兵燹詭異的笑了。 「父親,住…!」素續緣看到,心中頓覺不妙,想叫素還真住手卻已來不及! 此時素還真已軟倒在兵燹身上,但眼神還是充滿著怒意。 「呵呵,清香白蓮素還真果真名不虛傳,身上的蓮香果然濃郁阿。」兵燹耶逾著。 素續緣顫抖著音,「你…你想對父親做什麼?!」 「做什麼?」兵燹像是聽見了好笑的事,放聲大笑。 素續緣聽得越加心寒… 兵燹看著素續緣,咯咯地笑著,「呵呵,對!就如你所想的。」 慘綠著臉,素續緣想阻止,「不!請你放過父親,不要啊!」想起身,無奈身體卻酸痛地動不了。 兵燹不理,唇輕覆在懷中人的唇上,「不知清香白蓮嚐起來會是怎樣的滋味?真是令人期待!」 懷中人兒想掙扎,無奈卻動不了「不…!」 「呵,終於懂得要說話了嗎,我可沒點住你的啞穴呢…」兵燹舔趾著唇瓣,「我倒是很想聽聽從你口中溢出的呻吟聲,是有多麼的銷魂哪!」 「你!炎熇兵燹你會為今天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!」素還真故意拖延時間,暗中提起真元,欲衝破穴道。他估計要把穴道解開需要一刻鐘的時間,只要撐過去…他就能把眼前的人給殺了! 但威脅的語言,對兵燹而言並沒甚麼作用,「喔,是嗎?那…我會拭目以待的!」扯掉素還真身上的衣服,露出令人噴張的雪白軀體。 「你好美啊…」兵燹讚歎,愛戀地輕撫著。 「住手!你給我住手!」素還真大聲怒吼想喝止。 「咯咯…」不理素還真的怒喝,手慢慢移至了素還真的私密處! 素還真本能的收緊雙腿,但卻動不了,他忘了被點穴的事。 兵燹在蓮穴旁來回撫摸著,接著一根手指伸了進去。 沒被滋潤的蓮穴,被突然的侵入,素還真吃痛出聲,「啊!…」 「沒想到素還真竟有這麼天真的想法阿。」兵燹耶榆著,又再伸一根手指進去,絲毫沒憐香惜玉的意思。 「唔…!」蓮穴又被硬生生的被撐大,素還真忍不住濕了眼。 兵燹抬頭看著素還真,看著他強忍住眼淚不流下來的模樣。 「如果你求我,那我會好好待你的。」 素還真想也不想的拒絕,「休想!」 「何必呢?」雖早知是這個回答,但還是想問看看。 素還真閉上眼,不想看兵燹,隨後又呻吟出聲「啊…」 「你…!」睜開眼,就見兵燹邪邪地笑容。 兵燹手指微抽出又進去,隨著這步驟越來越快! 「啊…啊啊…」連綿的快感使得素還真呻吟聲不斷,但這快感卻忽然停了,兵燹手指停住。 兵燹看著素還真不解的臉,「求我啊。」 「不!…」感覺兵燹的手指微微抽出,空虛感伴隨而來。 「求我!」 「我不…」手指又抽出了點,素還真咬著唇。 兵燹不悅,「哼,原本我還打算好好的待你呢。」第三根手指也伸了進去! 「啊…!」 兵燹另一邊空出的左手同時套弄蓮莖抽送,引來素還真歡愉的呻吟.. 「嗯──..」 左手移到蓮莖的前端刮弄著,輕輕的按撫,又纏住底下的兩顆腫脹撫玩著,素還真不禁他的挑逗,終於,身子弓起,一陣蹦緊,到達慾望的頂端。 白濁的溫液沾滿在兵燹手中,兵燹把他拿起來舔祉,「嗯,跟緣兒不一樣的味道呢。」 直喘著氣,素還真怒瞪兵燹一眼! 「哎,你這樣瞪著我,我會想到別的地方去的耶!」 「………」素還真知道只會被他越描越黑,聰明地閉上眼睛不與他爭論。 忽然下身一陣空虛,一陣炙心的痛感傳來「唔───!」 兵燹把手指全抽出,將窄小的穴口對準自己的火熱,一舉刺了進去! 「呃…!」一下刺進了深處,痛得素還真淚沿臉龐流落下來。 兵燹看了奇蹟似的出言安撫,「乖啊,你就忍著點,等下就不痛了。」手再度套上了蓮莖,想讓素還真分心。 痛感加快感,素還真難以分辨,只能不斷的呻吟,漸漸地,下身原本的痛感已換成了另一種快感,「……嗯………」 張口含住素還真的耳垂舔弄,溫熱的氣息往他耳朵吹吐,「呵呵,你銷魂的聲音真好聽,要多叫給我聽聽啊~!」 微紅臉,素還真咬著唇不想再溢出這羞人的聲音。 看素還真咬出血,兵燹微惱,「哎唉,早知道我就不說了。」不讓他繼續摧殘那如瑰般的紅唇,板開嘴,兵燹將原本套弄分身的手伸進口裡。 「唔…!」含著兵燹的手,素還真臉變綠了,搖著頭想移開。 「吼,你們父子真是傷透我的心了,竟然都是這種反應!這可是你們的精液耶。」兵燹的話讓素還真轉青為白,忽聽兵燹叫了一聲,「緣兒。」睜開眼只看兵燹轉過頭對著一直在角落不作聲的素續緣。 但後者卻無回應,素還真也覺不對勁,「續緣?」 素續緣靠著牆壁,閉著眼,不予回應,直至素還真的叫喚才慢慢睜開眼,只見素續緣原本緊閉的眼慢慢打開,他麻木的看著他們的方向。 看素續緣眼神空洞,素還真皺著眉。 兵燹慢慢地走到素續緣身邊,笑著道:「緣兒,你現在有機會了喔。」 素還真不解兵燹的語意,但見素續緣一顫,好似知道他話裡的意思。 「現在,你也來品嘗看看,這是你的機會唷。」見素續緣不答,兵燹橫抱起他至床邊。 「炎熇兵燹,你要對他做什麼?!」擔心他會對素續緣做甚麼,素還真連忙問。 「嘖,你還有心情擔心他啊,先擔心你自己吧。」 聞言,素還真覺得奇怪,「你什麼意思?」 「還是不懂?」兵燹被這問題給引得發笑,「呵,你親愛的兒子素續緣,他一直心儀著你,難道你都沒發現嗎?」 「!!」素還真吃驚,看向素續緣,只見素續緣臉色微白,也慢慢看向素還真,眼中充滿著悽楚,「父親……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